营口新闻网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念完高等普通院校,一个月赚得2000多元的工资,连抽的烟也比学生便宜,他们的身份仿佛社会上人们觉得最体面的那一类,然而现实却是,获得的薪酬还不如镇上一些人外出打工赚的钱多。留守教师的生活是如此,而城市里的教师们也在遭受着来自职业本身的拷问以及社会上的种种质疑。在这个宣导“劳动更有价值,劳动者更有尊严”的社会里,许多人都发现在现实生活中,自己竟然难以找到所谓的职业尊严,而教师无疑是目前最被关注、争议也最大的职业之一。
艰难的抉择:为面包,还是为生活?

  一项国家社科基金课题针对四川省芥县的调研发现:大量农村青年教师仅仅将这个岗位看作是一个暂时的“过渡岗位”,他们对提升自己教育教学水平并不感兴趣,反而成为了寄居于乡村文化城堡中的“考试专业户”,只要能进城,各种考试他们都会去争相参加。刚入职场时为了理想而放弃面包,可这种职业生活不但没让他们在物质生活领域过得好一点,反而越来越艰难,与就业前的想象也相去甚远,于是为了改变命运,不少乡村教师选择千方百计地“向上爬”,以摆脱命运的定式。

  多少年来,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一种说辞,那就是“孩子是农村的希望,而教师是农村教育的希望”。教师这个职业天生就被裹挟了太多可以让人发挥的内容和无可名状附加的条件。人们习惯了那种颇为崇高的称谓,比如“人类灵魂的导师”、“思想的开拓者”、“伟大的一线教育天使”,然而却唯独没有一种说法来支持留守教师走出去,为他们自己的人生开辟另一种可能。在长期固有的观念里,付出才是职业精神唯一的度量衡,久居深山将青春献给大山的老师才是主流思想中值得称颂的,因为个人发展远离传统的质朴就是自私。

  显然我们还没能从理性的角度出发去看待这类问题。近几年来,农村教师个人生存发展的瓶颈已成为无法规避的问题。与其它职业的从业者类似,他们刚入职时,往往也抱有很高的热情,以为看到孩子们求知的眼睛和天真无知的面容就足够自己留下来传道授业解惑,哪怕在这里奉献青春和光阴。但是生活往往会给人以教训,枯燥的乡村任教绝不只停留在遐想的层面,没有城市的车水马龙,空荡荡的村落,有的只是一成不变。在年岁的日积月累中生活,却未见得有什么大的起色,这周围都是“馒头和馒头周边的生活”。当理想被平淡所打磨,人就很难保持谈吐优雅,衣着讲究和举止得体。虽然以知识分子的身份自居,但是这些教师们依然夹在土和洋之间,并且与这两者都格格不入。那这时候,基本生活的权利再得不到保障,精神包袱和职业倦怠感就会把他们推向另一种边缘,逼得他们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做选择,毕竟现实的问题不是凭借完全的精神自觉就能迎刃而解的。

  在全球经济市场化,人口流动速度加快的当下,中国不免会遇到各类因资源集聚效应导致的城乡之间的教育失衡问题。这种城乡二元结构不单纯体现在居民生活质量上,更体现在乡村教师的职业生存中。更何况“人往高处走”定律还左右着他们的选择。同样背负着教师的身份,可城市教师和乡村教师的生存状态就是天差地别,这怎能不让人有挫败感。换句话说,即便在乡村、城镇中,也有生活富裕,出手阔绰的人家,同一地域里,这些乡村教师的薪酬也很难与他们的付出成正比。

  城乡差距映射出生活中的极大反差。不仅物质匮乏让乡村教师若有所失,精神层面的体面和尊严也同样保障不了。乡村小学“无人执教”的现象越来越突出,没有人愿意自动沦为城市边缘的孤立个体,当一个人生存的基本权益都无法保障时,我们又怎么好意思刻薄地怪她精神不够高尚,人格不够崇高呢?

 
钱和人,何时一样都不缺

  农村教育缺什么?一言蔽之,就是钱和人。赤裸裸的现实就这样摆在眼前。四川芥县留不住年轻教师的现象绝不是什么个例,而是全国一盘棋的形式下,教育界忽然打的一个冷战,如果我们再不重视,那么它有可能发展成为病毒性的感冒,危及乡村教育的健康。

  在价值观上,选择成为乡村教师的年轻人与城市里追新求变的“小年轻们”并没有什么明显差异。城市里的年轻人在选择个人职业时可以充分考虑自己的志向,考量薪酬待遇、企业文化、人文关怀,而乡村教师在面对待遇普遍较差、环境恶劣、个人上升渠道狭窄等问题时,难道就要完全牺牲掉自己的利益来成全为人师表的无私吗?要留住这些有潜质、愿意为农村教育世界发展做出贡献的精神劳动者,吸引更多年轻人扎根农村,不能光靠拉一条道德高线把这些人捆在里面,乡村教师的个人发展本不该是超脱世俗的,教师精神领域的伟大也不该用这种方式呈现。

  我们总能听到社会上一些主流的声音在说要提高教师待遇,让农村教师优先享受社会的福利,然而中国城市人口这么多,教师资源的需求量这么大,各个地域的情况又如此复杂多变,怎么把教师应该吃到的蛋糕发到他们的碗里,让他们吃到嘴里,这真是一个问题。当我们每每谈起农村教育不争气,就应该想一想,这里面是否有“经济基础”不牢固的问题。让每个乡村教师都月薪上万,这当然是不切实际的,我们支持农村发展不是要让年轻教师还没成长起来就先学会唯利是图,而是希望他们起码在物质生活的领域能够有最起码的依靠,否则一些农村偏远的教育工作岗位就难免只是个人身份转换的“跳板”。教师队伍要有建树,首先就是留住人,在某种程度上,本土教师的培养相对而言更切实际。

  近些年来,农村教育显示出的疲惫已经不能再靠甘于奉献的教师们自我救赎。今年9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国培计划(2014)”北京师范大学贵州研修班全体参训教师回信中就曾指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点亮乡村教育这盏希望之灯,让农家子弟“人生出彩,梦想成真”有更多的机会和渠道,显然离不开乡村教师全身心的投入,显然离不开“爱的教育”。乡村教师也不想担上“考试专业户”这样的特殊称谓,如果我们能不在他们身上束缚道德捆绑,让教师回归教育的本位,让教育阶层内部的流动也像社会其他领域一样活跃起来,那样整个教育机制才能更有希望,社会发展才会在人才领域看到活力。

 
若最深的国力是思想 就不能让教师颠沛流离

  最近一篇文章中说,“最深沉的国力是思想”,提出“教育是终极财富”,的确是这样。没有好的教育,愚昧就会横行,道德就会衰败,科学就会远离,可是目前我们还没能很好地让教育成为良顺的马车。

  近年来层出不穷的社会事件,让师者更期待社会对教师以及他们职业精神的认同。教师群体的尊严和社会地位受到了挑战,性侵、虐待儿童、收受财物等刺耳的话题将看不见的手伸向了原本神圣的权威。在大学里,师生关系也进一步沦为了单纯履行义务的老板与雇员的关系,老师不再注重精神上的引导以及在教学上能有什么突破,只是为了完成教学任务而授课,这样的高等教育恐怕与国民的期望相去甚远。

  一方面农村教师的待遇问题正在叫苦不迭,另一方面城市教师的个人操守也在经受时间的试炼。类似教师、医生这样的职业天生就带有某种使命感,然而社会风气发生了改变,患者却一边给医生送红包,一边又对其行为嗤之以鼻;家长一边百般讨好,一边也对教育“成本”的提高万般无奈。然而,这并不是某两个职业的问题,是社会价值观发生了某种偏离,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又如何能单单要求哪一种或哪几种职业独善其身呢?职业不是谋取财富的“特权”标签,如果我们能让乡村教师和城市教师在待遇上达到某种平衡,那么乡村教师的日子好过一点,城市教师在薪资也能有所保障,经过时间的检验,这个问题最终还需要一个制度化的答案。与此同时,在生源危机下,教师的饭碗也面临着尴尬和无奈:课堂僧多粥少,教师相对富余。这些问题都会随着人口的变化衍生出新的补偿方式,甚至需要教师转岗。

  我们要的不是一个权宜之计,而是要能从根本上加强乡村教师待遇,给予他们更好的职业发展前景。要让乡村教师自觉留在农村,有职业归属感和荣誉感,就要为乡村教师缴纳住房公积金和社会保险费,应该明确提高他们的生活待遇,在评定职称上,也应给予乡村教师以优待,城市教师需要的,恰恰也是乡村教师缺少的。(李丹)

 

  如果人们只习惯于一种表面化的感恩活动,那么再多的感恩,教师还是感受不到温暖。同样的,通过制度化的东西将这种感恩固化下来,让农村教师“招得来、留得住、教得好”,城市教师才能有尊严、有依靠,根本上解决城乡教育间的巨大鸿沟才能成为一种短期看得见的可能。
|  点击进入更多
3壹周刊列表页.jpg
秋菜:北方的一抹滋味
壹周刊列表页.jpg
90后“中年危机”:求一份安慰
壹周刊列表页.jpg
大城床、小城房的选择标准是算清
1414.jpg
最好的“年”是心意在其中
壹周刊列表页.jpg
“母子是生死之交”背靠着什么

主编:王晏如  责任编辑:潘静 郝园 黄婷 吴秋子 高桃桃 吴倩 赵欣 王雪 张帆 宋畅 李丹 崔玺 付雨晴 史丽娜

版权所有:营口市广播电视台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热线电话:0417-3338023 邮箱:news@yingkounews.com 本网法律顾问:营口市睿智律师事务所 电话:0417-299083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辽B-1-4-20050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603017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 分辨率:1024×768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