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中央财政拨付2014年特殊教育补助经费4.1亿  辽宁省法制办公布中小学生“减负”新规草案  辽宁高校本科学费没上涨  课改:让教育走向生命自觉  教育部:职业教育应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人才支撑 
搜索:
   营口新闻网首页 >>教育>>专家观点> 正文
熊丙奇:混乱的教育逻辑
来源:凤凰网  作者:熊丙奇 2014年06月30日 11:32
复制网址 打印
  去年以辽宁文科状元身份被港大录取的刘丁宁,在复读一年之后,再次参加高考重夺状元,圆了自己的“北大梦”。很多网友赞刘丁宁“彪悍”,让“学渣”们颤抖,并对其选择复读实现自己的梦想表示高度认同。
  可同样也是网友,却对专门让复读生有更好成绩表现以实现高考梦想的“毛坦厂中学”大加讽刺,质疑其是高考加工厂。如果按照赞扬刘丁宁的逻辑,这所中学也该得到赞扬才是,因为这所中学让复读的学生大幅度提高分数,而那些放弃录取(二本或三本)复读的学生,其表现与刘丁宁有什么不同吗?
  不得不说,这是混乱的教育逻辑———问题都一样,但却因人(或机构)的身份不同而得到不同的评价。似乎复读在“状元”、实现北大梦身上,就变为了美谈,而在普通学生身上,就成为了扭曲。
  这样混乱的教育逻辑,在今天的教育领域比比皆是。比如,对于“超级中学”,舆论普遍质疑,认为这破坏了教育生态,可是,在谈到一所学校的办学时,舆论又不由自主地把升学率、名校率,包括进北大、清华的数量作为评价这所学校的标准,这不是互相矛盾吗?
  还比如,对于高考制度,每年到高考之际,大家都会针对高考期间各类荒谬的做法加以质疑,包括批评高考地区不公,可是真要推进高考改革时,舆论又出来捍卫目前的高考制度,认为这是当前最不坏的制度———可高考制度真是最不坏的制度吗?在中国就找不到更好的选择吗?非也!只要政府部门能切实放权,并扩大学生的选择权,更公平、更合理的高考制度完全可以建立。
  中国基础教育的根本问题是高考制度问题,舆论应聚焦在推进高考制度改革上,但目前,不少人似乎默认一个现实,高考制度改不了,因此,就只有把关注的目光对准具体的学校、具体的个体,把应试教育的问题,推给学校功利办学,以及社会培训机构逐利和家长不理性。认为只要学校和个体改变,在目前的高考制度框架下,应试教育的问题也是可以得到缓解的。
  不得不说,中国当前的大多学校都存在功利办学的问题,而家长也在择校、送孩子上培训班时多有盲目,但这不是教育严重应试化的根本原因,而是应试教育体系的结果———由于高考采用单一的分数评价选拔学生,因而教育被竞技化和功利化,把所有学生纳入一个分数评价体系评价,低一分也不能录取。
  再者,这样的选拔体系,还与高等教育的等级化紧密对应。中国高等教育资源日益丰富,可高考焦虑却有增无减,除高考制度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高等教育严重等级化,按目前的高等教育资源配置(包括国家投入、政策扶持、招生规定等),高校大致被分为985、211、一般公办本科、民办院校、独立院校、公办高职高专、民办高职高专等层次,学校在招生录取时被分别列为一本、二本、三本、高职高专批次,这给受教育者和整个社会传递的信息是,学校是被分为三六九等的,要成才就必须考上最高层次的高校。就这样,中国教育形成如下等式:“高分=好学校=国家优质资源=就业竞争中的学历优势”。
  更进一步说,当前整个教育生态的破坏,就是由这一等式造成的,而破解这一等式,最根本的途径在于消除高等教育的等级化管理体系,以及改革高考评价体系,如果国家的政策导向就是考出高分,进入国家重点投入的重点大学,获得更多教育资源,有着更好的前途,再去责怪家长为何不理性,学校为何搞应试教育,能多大程度改变现实?
  中国社会很多矛盾的教育观念,就是在根本制度出问题,又找不到出口情况下出现的。比如,人们质疑基础教育的超级中学,却赞扬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可国家集中经费办少数几所重点大学,惟北大、清华是尊,这不更是对教育生态的破坏吗?超级中学不是高等教育等级化的继续吗?比如,人们一直呼吁高考公平,却对把高校分为一本、二本、三本招生视为一种合理的制度安排,所谓根据批次控制线低一分也不能录取,还被视为高考公平的表现,如果学校都不能平等招生,何来高考公平、教育公平?再比如,平时舆论一直质疑基础教育育分不育人,可每到高考,对“状元”的炒作却又极为狂热。整体看来,整个社会陷入严重的人格分裂,在某些时候高喊大道理,以表示自身的正确,可在另外一些时候(尤其是涉及切身利益的时候),又完全采用现实的功利主义原则。标准不同、原则不用,逻辑也就混乱。
  分析教育问题,必须针对其核心实质,应试教育的根在评价制度,不改革评价制度,要求学校个体改变,只是良好的意愿。中国教育生态的破坏,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国家对教育的等级化管理,尤其是各类行政计划、工程把高等教育分为各种等级、层次,并带动形成超级中学、重点高中、重点初中、重点小学、名幼儿园这一教育食物链。近年来,纵有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义务教育阶段不得设置重点校、重点班,可各地依旧有重点校、重点班,根源就在食物链的最上层。只有彻底取消各类行政性计划、工程,从政府层面消除教育等级,不再搞什么985工程、211工程,才能给治理基础教育生态带来良好的环境。
网友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图片速递
西市区图书馆举办读书
创新小学举行“文明美
元宵虽小情意真 企业
交警部门全力做好春运
每日推荐
热门图片 更多>>
李嫣黄多多同台走秀
快步车队凯特尔庆祝
在东南亚 10元能有怎
我在辽宁舰上留张影
公益推荐
未标题-6.jpg

71岁老人为还170元寻恩人23年 打工赚90万做公益

今年71岁的杨进强是自贡市贡井区牛尾乡人,他家获得“全国最美家庭”荣誉称号后,...[详细]

营口新闻网首页 - 新闻 - 观点 - 社会 - 教育 - 文体 - 生活 - 房产 - 视听 - 图片 - 专题 - 博客 - 微博返回首页
QQ截图2014063016242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