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商业健康保险在过去十年一直保持了较高的增长态势

来源:太平洋保险内刊《中国商业保险》133期
导读 2022年1月5日整理发布: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总部位于北京,至今已发展成为一家涵盖保险、资管、医养三大核心业务的大型

2022年1月5日整理发布: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总部位于北京,至今已发展成为一家涵盖保险、资管、医养三大核心业务的大型保险金融服务集团。

泰康保险集团旗下拥有泰康人寿、泰康资产、泰康养老、泰康健投、泰康在线等子公司。业务范围全面涵盖人身保险、互联网财险、资产管理、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医疗养老、健康管理、商业不动产等多个领域。

我国商业健康保险在过去十年一直保持了较高的增长态势。但今年一季度以来,行业健康险增速明显下滑,健康保险市场的不确定性正在增强。爆发式增长时代已过,行业创新格局正在发生变化。身处变革时代,需要行业经营者对未来发展趋势有足够的洞察力。

作为保险行业最富挑战性的经营板块,2021年的商业健康保险依然延续了跌宕起伏的活跃态势。1月,在“开门红”和重疾险“炒停售”叠加因素刺激下,行业健康险增速一度拉升至28.1%,接近2019年29.7%的平均水平。但从3月起,增速出现明显下滑,1-3月平均增速降至16.1%。至7月份,行业健康险业务平均增速已下滑至12.1%,远低于近十年30%的年复合增长率 ,甚至低于2020年15.7%的平均水平。多数大型公司单月增速相较2020年同期甚至出现了两位数的负增长。

回望过去十年,商业健康保险一直保持了较高的增长态势,仅在2017年出现过断崖式下滑,一度跌至8.6%,究其原因主要是受到了76号文“规范短存续期产品”、134号文“限制快速返还型产品”等“回归保障本源”导向的监管政策影响。在各公司作了产品结构调整后,增速很快回复到24.7%。然而2021年健康险业务的增速急剧下降与2017年情况不相同,市场内生因素影响是主要的。多家券商研究机构预判,健康保险市场的不确定性正在增强,爆发式增长时代已过,行业创新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处在如此剧烈的变革期,更需要对未来发展的潮流趋势有足够的洞察力。

趋势一:

增长面临瓶颈但发展仍然可期

商业健康保险发展与社会人口结构变化,特别是老龄化趋势以及由此衍生的健康保障需求存在高度关联。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约为2.6亿,占比达18.7%,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约为1.9亿,占比13.5%。我国的老龄化有两个显著特点:一是人口规模庞大,65岁及以上人口数量大于美日德法英韩等6个主要经济体之和;二是老龄化进程明显加快,2010至2020年间,60岁及以上和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上升速度分别加快了2.5和2.7个百分点,增速自2017年起已超过日本。据世界银行预测,到2050年,我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占总人口数的比重将达到26%。“程度高、规模大、速度快、高龄化”的老龄化社会将给我国基本医疗保障体系带来巨大的收支压力。

如社会基本医疗保障体系不能与经济增长保持同步发展,则很有可能会产生诸多负面问题。比如社会医疗保障体系建设滞后,不利于扩大消费和经济增长;但过多超前的福利化投入则很有可能会透支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成为国家经济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诱因。在这样的背景下,只能通过发挥政府部门、私人部门等多主体的共同参与,构建既能刺激社会经济发展又不过多消耗社会财富积累的医疗保障体系。政府主导的基本医疗保障体系要注重加强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民生建设,私人部门主导的商业健康保险则要承担起市场化、契约化、差异化的医疗保障服务。综合政府社会经济发展需求、老龄化背景下民众降低不确定医疗支出需求以及健康保险内生的社会医疗保障补充功用等因素,商业健康保险市场发展潜力巨大的预判是符合历史发展趋势的。

趋势二:

与国家医疗保障制度的衔接愈加紧密

202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出台,明确提出“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我国商业健康保险在国家医疗保障体系中的角色功能得以制度性明确,行业未来的发展空间和变革路径将与国家医疗制度的顶层设计和运行高度关联。

自1946年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宪章》将健康权宣布为基本人权以来,70余年里,全球发达国家都把保障公民高效、公平、精准地享有医疗健康服务视为政府责任。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来看,要达到这一目标,必须从政府和市场两个维度构建多层次的社会医疗保障体系。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中,除美国形成了以商业健康保险为主导、政府公共医疗保险为辅助的社会医疗保障模式以及英国构建了全民卫生服务体系(NHS)外,其他国家和地区均建立了政府公共医疗保险为主、商业健康保险为辅的社会医疗保障体系。

即使在健康保险高度市场化的美国,承办政府健康保障计划也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微观主体的发展。今年8月2日,《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发布,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 GROUP)以2571亿美元营收、154亿利润名列第8,实现了自1997年以456位首次进入世界500强榜单中的“百位名次、十位名次、个位名次”的三次跳跃。拆解其业务构成不难看出,健康险业务特别是承办政府保障计划(Medicare、Medicaid、Medigap等)是联合健康自创立以来流量池和支付池稳健增长的重要保障,2020年此类业务贡献了该公司68.3%的营收。这种业务结构不仅存在于联合健康,其他美国健康险行业的龙头机构,如安泰保险(Aetna,已被CVS收购)、安森保险(Anthem)、信诺保险(Cigna)和哈门那(Humana)等,政府业务占比均比较高。

趋势三:

行业竞争加剧,

“寡头垄断”格局进一步固化

至2020年底,经营健康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已达到157家,其中寿险公司76家、专业健康险公司7家、养老险公司4家、财产险公司70家。在健康险市场上,寿险公司业务份额占比74.17%,财产险公司占15.89%,专业健康险公司占5.74%,养老险公司占4.21%。总体来看,健康险市场集中度较高,市场排名前十位的公司保费合计占比达74.8%,其余147家公司占比合计25.2%。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头部企业因为较早进入的先发优势形成的垄断格局在不断巩固。

目前的行业格局是既往企业市场发展和竞争机制的产物,但也很可能演变成头部企业追求“以量换价”的并购扩充战略。与寿险相比,健康保险收费空间明显不足,这是其较短的保险期限和较低的件均保费所决定的。但理赔空间明显较大,这与其经营涉及的主体多、风险管控链条长、道德风险诱发概率高、保险事故发生频率高等多种因素息息相关。健康保险比其他险种更需要通过扩充业务规模、扩大支付,甚至是与医药机构的跨界融合来换取下一步发展和创利空间。这在OECD成员国中已经得到了印证。英国、意大利、挪威、奥地利、比利时、芬兰、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荷兰、丹麦、波兰等13个国家的商业健康保险市场集中度相对较高,60-80%甚至更高的市场份额集中在少数几家商业保险公司手中。

趋势四:

险种结构亟待重构,

产品创新空间进一步打开

2012年以来,健康险业务一路高歌猛进,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一是险种结构严重不均衡。健康险保费收入中,疾病保险占比近65%;医疗保险占比约30%;护理保险占比不足1%;失能收入损失保险微乎其微。二是产品同质化严重,市场上健康险产品相似度极高,由此也引发了如保额虚高噱头严重、过度筛选投保人、健康告知虚化、理赔维权困难等多种问题。笔者认为以下三方面值得引起重视:

一是重疾险增长趋势将进一步放缓。作为拉动健康保险首次爆发式增长的主力产品,在过去的20年间重疾险已获客2亿人,保单量超3亿张,完成了从0到1的市场跨越,很难再维持高速增长;同时,重疾险作为定额保险,储蓄性强过杠杆性,且目前市场上重疾产品的平均保额不足30万,在百万医疗等高杠杆、高保额产品冲击下,对消费需求的刺激性明显不足;此外,重疾险目前主要由代理人销售,而代理人的专业性和稳定性对重疾险销售有很大影响。

二是医疗保险长期化趋势将进一步凸显。目前在售的医疗保险产品中,短期医疗保险占比约为85%。长期医疗产品匮乏的主要原因是保险公司在监管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没有开发此类产品的动力。2019年修订出台的《健康保险管理办法》,首次以制度形式规定“保险公司可以在保险产品中约定对长期医疗保险产品进行费率调整”,为长期医疗保险产品设计提供了制度依据。

三是医疗保险将出现“基础医疗保险”、“高端医疗保险”和“专科医疗保险”分化。基础医疗保险将继续沿着普惠化、快速化、可支付的路径发展,解决除基本医疗保险之外的医疗费用支出保障问题;高端医疗保险以及眼科、口腔、妇产科、儿科、心血管科、医美、康复和精神心理等专科医疗保险则针对较高收入人群所提供的个性化、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趋势五:

科技赋能进一步融合健康保险

的金融属性和服务属性

科技赋能的加持使健康保险经济补偿的金融属性逐渐与风险管理的服务属性融合起来。2021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美国有联合健康、安森(Anthem)、信诺(Cigna)、哈门那(Humana)、康西哥(Centene)等5家健康保险公司位列世界500强公司行列。这些企业的共性之一就是企业的定位高度趋同,基本都是定位于“健康管理服务商”,旨在帮助人们改善健康状况。这有别于传统保险公司的事后补偿,不仅是费用支付方,更要参与到客户健康维护过程中。这些健康险领域的先行者们,借助“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兴科技来获取客户的实时数据,更积极、更实时、更友好地介入客户的健康维护全过程,通过提高客户健康水平、减少健康负冲击达到与客户共生共赢的目的。

趋势六:

从关注个体单一风险

转向关注家庭整体风险

今年4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拓宽个人账户使用范围,允许家庭成员共济”。家庭成员有共同的生活环境、生活习俗、遗传基因、情绪共染等,具有类似团体保险的风险特性。既往健康保险更多关注个体风险,虽然有“一张保单保全家”理念的提出,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仍是将每个家庭成员作为风险评估对象。在家庭成长周期内,家庭整体风险的变化以及个体间的风险共济并没有被作为产品设计、费率厘定和核保的主要考虑要素。家庭中的单一个体总会随着年龄增长产生风险波动。比如,根据艾瑞咨询2020年调研数据显示,婴幼儿及儿童的健康状况最佳,身体健康的比重可达95%;中青年一代健康状况尚可,被访者认为自己及配偶身体健康的总体比重为56.3%;家中老年人则普遍患有慢性病或处于亚健康状态。但单一个体的风险变动并不意味着家庭整体风险会有剧烈变动,婴童会成长为青壮年,青壮年会垂垂老矣,代际更迭会再次实现家庭风险平衡的回归。从这个角度出发,风险评估和管理的着眼点也许可以放在家庭整体上。之前,监管部门将“团体保险”中被保险人数量下限由5人下调至3人,也为真正意义上的家庭保险开发提供了制度依据。

趋势七:获客场景进一步丰富

除传统代理人渠道、互联网用户流量场景外, H(医院)端、D(医生)端、P(药房)端获客能力应引起充分重视。但H端流量属于专有化资源,资源的获取往往需要很强的公关能力,一旦获取便较易形成一定的排他性、垄断性,形成竞争壁垒。D端流量属于半专有化半市场化资源,一方面仍需要一定的公关建立信任度,另一方面也有一定的复制性,但在排他性、垄断性上不足,很容易在各平台进行迁移。P端场景流量属于较高市场化的资源,是目前较被低估的一个获客场景。根据《药品监督管理统计年度报告(2020年)》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底,全国共有药店门店55万家,其中连锁药店门店24万家,连锁率56%。药店场景中,普通药房以慢性病患者流量居多,DTP药房(特效药房)以肿瘤患者为主,用户群体集中。

趋势八:

对销售人员的素质要求进一步提升

健康保险是最复杂的保险产品之一,除人身险产品中常见的保险条款外,还有大量有关医学、药学、理赔等专业领域的条款。客户在投保阶段,就需要销售人员对此进行清晰易懂的解释。此外,在为客户配置健康保险过程中,会接触到大量的隐私信息。这些都对销售人员的专业能力和职业道德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标签: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自主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