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上博兔年迎春今展:看小巧的“玉兔精灵”

房风眉
导读 兔子灵动可爱,性情温顺,有繁衍不息、福寿康宁的美好寓意,自古就深受国人的喜爱。2023年1月18日,癸卯新春将至,特展“玉兔精灵——上海...

兔子灵动可爱,性情温顺,有繁衍不息、福寿康宁的美好寓意,自古就深受国人的喜爱。2023年1月18日,癸卯新春将至,特展“玉兔精灵——上海博物馆兔年迎春展”在上海博物馆对外展出。从西周的青铜器到唐宋时期陶瓷、水晶,再到清代玉雕,这些小巧精致的兔文物展现了古代人民对兔子长久的观察与喜爱。

兔子的文化内涵极为丰富,所谓家兔明代才传入中国,在明代之前,文献所云的兔子,都是野兔。它们擅长奔跑,不受拘束,连宝马神骏都要取名“飞兔”“赤兔”。另一方面,兔子杂糅了神话、道教、佛教等因素,经由西王母和嫦娥奔月传说,成为了天宫使者,能够捣制长生不老药,象征着永生,也成为月亮的别称。


上海博物馆大堂,“玉兔精灵——上海博物馆兔年迎春展”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此次生肖特展共7件展品,包括精选的5件上博馆藏文物,以及从山西博物院和衢州市博物馆借展2件文物。上海博物馆馆长褚晓波表示,上海博物馆试图通过此次展览的七件兔形象文物,展现从西周到清代,从南到北,人们对兔子长久的观察与喜爱。展出的文物既有上海博物馆馆藏,也有远道而来的山西博物院和衢州市博物馆借展品,品类多样、造型丰富,其中水晶兔发现自上海松江圆应塔地宫。他希望这些惟妙惟肖的“兔精灵”,能够为观众朋友们带来新年的跃动之喜。


观众正在观看小巧的兔文物


观众正在拍摄小巧的兔文物

记者在现场看到,与往年稍有不同的是,今年的生肖展特点在于小巧玲珑。6件小巧的兔文物呈现于一楼大堂,吸引着不少观众欣赏拍照。上海博物馆展览部副主任褚馨告诉记者,“在古代的艺术品中,兔子主题的文物都是蛮小巧的。所以这次选的文物也涉及了精致,玲珑的概念。同时,虽然展品小巧,但这里汇集了最著名的兔子,多件文物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

大堂里的展品包括西周的兔尊、双兔车衡饰,唐代的白釉兔,南宋的青玉兔镇纸,元代的水晶兔和清代的玉兔支神。而在三楼的历代绘画馆中,清代画家禹之鼎的《仕女三兔图》轴则“隐藏”于展厅中,需慢慢寻找。


西周兔尊,高22.2厘米、长31.8厘米,1992年曲沃县北赵村晋侯墓地M8出土,山西博物院藏

西周的兔尊位于大堂中央,是此次的重点展品之一。该文物于1992年在曲沃县北赵村晋侯墓地M8出土,现藏于山西博物院。兔身两侧饰三层依次凸起的圆形纹饰,由里向外依次是涡纹、四目相间的斜角雷纹和勾连雷纹。以兔作为尊的器形,在青铜器中较为罕见。在晋侯墓地的晋献侯夫妇M8墓组和晋穆侯夫妇M64墓组中均有数个铜兔尊作为礼器陪葬,并且大小不一、形制有别,是为奇观。在该类器物内部曾发现树叶状残留物,可能用于制酒或过滤酒渣,说明兔尊应该是古代的酒器。


西周双兔车衡饰,长16.4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另一件西周的文物则是双兔车衡饰,该文物现藏于上海博物馆。车衡通常为一根圆柱形的木棍,其主要功能是缚轭驾马。这件器物的主体呈空心圆筒状,用于插入木衡起到稳固和装饰的作用。双兔立于圆筒之上,作反向奔跑状,俯首曲肢,圆目长耳,臀部相连,腹部两侧装饰有云纹。这件双兔车衡饰铸造精良,双兔形象写实,造型生动活泼,是西周青铜车马器中的精品。


唐代白釉兔,高9.7厘米、底径7.9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位于双兔车衡饰边的是现藏于上海博物馆的唐代白釉兔。兔蹲踞于八边形台座之上,前肢挺于胸前,昂首前视,双耳后抿,贴于颈背。通体施白釉,台座底部露白胎微泛黄,兔眼点褐彩。巩义黄冶窑窑址曾出土造型相近的素胎残件,结合胎釉特征判断此件器物当属巩义窑产品。在中国古代,白兔往往被视为祥瑞之兆,地方官员常将之作为贡品进献中央。古人还将白兔与孝行相关联,如《旧唐书》和《宋史》都曾记载行孝之家出现白兔、灵芝等祥瑞的故事。


展厅现场,南宋青玉兔镇和元代水晶兔

在兔尊右侧的一个展柜中,并置了两件文物——南宋的青玉兔镇和元代的水晶兔。其中,南宋的青玉兔镇纸于1974年在南宋咸淳十年史绳祖及其继室杨氏合葬墓出土,现藏于衢州市博物馆,兔形镇纸由和田青玉圆雕而成,呈伏卧状,双耳软绵地贴于背上,腹部、腿部刻短细线条,似为兔的软毛。双眼圆润有神,三片小嘴唇加以两侧阴刻的胡须,好似在微微颤动。史绳祖(1191—1274),字庆长,南宋眉山人,一生为官,晚年因避战乱而寓居浙江衢州,为人讲性理之学,著述颇丰,留存《学斋占毕》四卷。史绳祖夫妇合葬墓中出土了金银器、玉器、瓷器、铜器等38件珍贵文物,反映了南宋时期的高超工艺水平和审美取向,也是以士大夫阶层为代表的主流文化的历史缩影。


南宋青玉兔镇纸,长6.7厘米、宽2.6厘米、高3.6厘米,1974年南宋咸淳十年史绳祖及其继室杨氏合葬墓出土,衢州市博物馆藏


元代水晶兔,长6.2厘米、宽4.4厘米、高2.6厘米,1994年上海市松江区圆应塔地宫出土 ,上海博物馆藏

而元代的水晶兔于1994年在上海市松江区圆应塔地宫出土。兔双眼为圆圈状,眼梢线向左右延伸,抿嘴,鼻子、胡须和四爪均用阴刻粗线条勾勒,兔毛以平行的细短阴线刻饰,装饰性强。腹背竖穿一孔,可系可佩。整体似作觅食状,质朴敦实、憨态可掬,有唐宋遗风。兔子性情温良,历来被视为瑞兽, 是圣洁、机敏、善良和生机的象征,素有“玉兔拜福”之说。

清 玉兔支神,高6厘米、宽4.5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清代的玉兔支神现藏于上海博物馆,质地为白玉,润泽光洁。玉兔尖嘴、圆眼、竖耳,身着交襟宽袖长袍,曲膝半趺,右手持折扇,左手握拳上举。据清代类似玉兔支神推测,手中原或持有与“吴刚斫桂”传说相关的桂叶等物。整器集圆雕、阴刻、浅浮雕等多种技法于一体,雕琢精巧,玉兔支神摇扇持物,怡然自得。本品为上海博物馆所藏一组玉雕兽首人身十二支神坐像中的一支。十二支神是十二地支的守护神,对应十二生肖形象,其中玉兔是清晨5点至7点卯时的守护神。

清 禹之鼎 《仕女三兔图》轴

在绘画馆中,清代画家禹之鼎的《仕女三兔图》轴描绘的是丛石草木,丽服仕女,独坐观兔。人物衣纹虬劲,多有提捺,花纹繁复,刻画细密,设色匀薄。足边三兔,似在嬉戏玩耍,两白一黑,毫毛毕现,情态可掬。

褚馨表示,虽然展示的是小小的生肖文物,但兔子依旧与大家有着关联,“在古诗词中,我们也常常见到描绘兔子的诗句;在西方,兔子形象的出镜率很高,如出现在复活节里,童话故事,动画中。”

据悉,针对此次兔年特展,上海博物馆文创中心也从文物中汲取灵感,开发了系列文创产品,与观众一起共度新春佳节。

“玉兔精灵——上海博物馆兔年迎春展”将持续至2023年2月26日。

标签: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网删除!